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建君工作室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读《期盼执政者教育发展观的理性回归》   

2013-06-28 20:34:59|  分类: 【藏】留念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读了山东省教育厅张志勇副厅长的一篇博文《期盼执政者教育发展观的理性回归——从“不争GDP第一”到“不争升学率第一”》,我感到收获很大。现将此文转载如下:
       6月1日,人民日报在头版“今日谈”栏目发表短评《“不争GDP第一”有远见》。从这篇似乎与教育没有任何关联的短评中,我看到了中国教育的希望与未来。
    短评称,“作为全国经济发展的领头羊,江苏既不争GDP第一,也不争财政第一,而是要在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这‘五位一体’中走出自己的特色之路”。短评认为,从中央到地方,发展观的嬗变与政绩观的革新,为“不争GDP第一”创造了宽松条件。当领导干部政绩的考核不再“唯GDP论英雄”,而更加注重打基础、利长远的“潜绩”;当主政一方的治理者,不再热衷数据与排序的虚名,更加注重发展质量的提升与民生福祉的增进,这种发展,才会赢得更多掌声,才能经得起历史考验。
    近来,我一直在思考这篇短评内容透露出的重大意义。我认为:第一,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最大成果。谈到改革开放我国取得的巨大成就,人们往往首先从物质进步的层面、从综合国力的层面、从人民生活改善的层面上去认知,这无疑是正确的。世界GDP第二,外汇储备第一,进出口贸易总值第一,世界500多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有200多种我国产量位居第一,……这些闪光的数字,无疑让当代中国人倍加自豪。不过,我认为,中国人在物质世界取得的进步固然可喜,但中国人精神世界取得的进步更加可贵。从GDP崇拜中解放出来,这是穷怕了、弱怕了中国人最为可贵的“人格”和“国格”的独立。第二,这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方式的真正转变。1992年,党的十三大就提出了促进我国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的历史性任务,但是23年过去了,这一转变的历史性任务仍然没有变为现实。这固然受制于国民素质和国家创新水平,更受制于体制和机制的制约,这就是发展观背后的政绩观。“不争GDP第一”,背后反映的表面上看是发展观的转变,其实是政绩观的深刻转型。如果各级党委政府仍然用主要GDP、用财政收入这些指标来评价地方官员的政绩,并据此来评价和任用干部,而不是用“五位一体”的和谐社会建设理念和指标来评价一个地方的发展,GDP崇拜就不会退场,科学发展观就不会有真正的市场。第三,这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为民理念的真正确立。不能不说,对GDP 的崇拜,不是对人民的崇拜,而是一些官员的自我崇拜。人民群众从来没有把GDP当饭吃,人民群众追求的始终是生活的改善,是社会的和谐、公平与正义。因此,放弃GDP崇拜,就是放弃各级官员执政的自我本位,而真正回到为人民服务的执政理念上来。
    教育的存在、改革与发展总是与经济社会发展、与社会思潮息息相关,特别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总是与执政党对教育的认知和决策密不可分。长期以来,在一些官员中流行的“经济发展看GDP,教育发展看升学率”口头禅,就是教育与经济社会发展关系的最生动的写照。当各级执政者开始放弃GDP崇拜的时候,我们有理由期待各级执政者教育发展观的理性回归。这就是:不争升学率第一,把教育改革和发展的着力点转移到维护和保障广大人民群众不断增长的教育需求和教育权益上来。
    不争升学率第一,意味着对教育本质的真正敬畏。当执政者把教育发展的着力点指向升学率的时候,“教育就是教人做人”,“教育的本质就是培养人”……这些教育的基本常识在他们的头脑中就开始边缘化了,教育的宁静必然为教育的浮躁所代替,党的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必然为单纯的知识传授所代替。于是,承担培养人的神圣使命的教师这个职业,就变成了制造大学生的生产流水线上的一个打工者。
    不争升学率第一,意味着对教育科学的真正尊重。在人们对升学率的崇拜中,形成了一种追求升学率的路径依赖,这就是“时间+汗水”。于是,一些地方为了片面追求升学率,加班加点不再是中国人传统美德——“勤劳”的代名词,而成为教育的灾难,成为师生教育生活的灾难。人们之所以形成这种路径依赖,与人们潜意识里存在的一种观念有关,这就是:在当下的各种考试中,只要多学多练就能提高成绩。是的,时间是人们学习知识、提高考试成绩的一个重要的变量,但请不要忘记,“有效的学习时间”才与考试成绩和升学率的提高成正比。遗憾的是,人们似乎都有意忘记了“有效的学习时间”这个前提,这本身就是对教育规律和教育科学的否定。伴随着“时间+汗水”这种片面追求升学率的路径依赖日益极端化,教育的科学精神在许多教育工作者身上已经蔚然无存,这是对我国教育事业科学发展的最大危害。
    不争升学率第一,意味着对教育法治精神的真正弘扬。各地对升学率的片面追求,还有一种路径依赖,就是不遵守国家的教育法律法规,什么党的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什么实施素质教育的国家法律意志,什么国家课程方案,什么未成年人的权益保护,统统为要为应试教育让路。由此,在许多地方,说一套做一套,践踏国家的教育法律意志,几乎成为一种教育常态,这对于中国人诚信意识和契约精神的培育,无疑是一种极大的破坏。
     不争升学率第一,意味着对人民群众教育权益的真正维护。必须承认,人民群众对教育利益的诉求既是全面,更是具体的。仅看一个升学率指标,无论高还是低,都不能真正反映或维护每个家庭、每个孩子的教育利益诉求。我始终认为,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就是办升学率高的教育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每个家庭的教育利益诉求都是具体的,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考一个好学校,而这里的“好学校”或“重点大学”,总是一种短缺的教育资源,是不可能满足每个家庭的教育需求的。因此,这个命题满足的只是执政者的执政政绩的利益诉求,而不是广大人民群众,更不是每个家庭的人民群众的利益诉求。当我们的执政者把提高升学率作为发展教育的主要目标时,作为完成这一目标任务的具体责任人——教育局长、校长直至广大教师,从工作重心上讲,必须会自以为是地放在能够满足应试教育需求的各项工作上;从工作对象上讲,必然把教育重心放在有希望升入重点学校、重点大学的少数学生身上。这种做法,既是对人民群众根本教育利益的破坏,也是对每个家庭正当教育权益的破坏。只有让教育回到尊重每个人、适应每个人、发展每个人的正确轨道上来,才是对每个家庭、每个孩子教育利益诉求和教育权益的最大满足和保护
        教育回归本质,教育超脱功利色彩,是当今教育所面临的一个主要的问题。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还是要转变家长、领导、教师们的观念,淡化对升学成绩的评价。厅长的文章在此不作过多的评价,贴在此处的主要目的是与大家分享。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