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建君工作室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陶行知教育名篇——注重养生而不杀生  

2011-03-26 14:48:40|  分类: 【集】行知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行知教育名篇

——注重养生而不杀生

    ——致郑先文

 先文吾弟:

 前天路上遇着秉农山先生,便约他到一位朋友家中谈了一点多钟。我将小学生物学注重养生而不杀生的意见请他指教。他对于我们的主张十分赞同。他说达尔文晚年屡次上书政府,请求保护生物。英国现在生物研究所要捉一只虾蟆,也要有护照才行。农山先生自己的孩子,有一次弄了一只乌龟在家里玩,他怕这乌龟的老命要送在孩子手里,便乘孩子出去的时候,把乌龟放到塘里去。科学社的生物学助手,讨白老鼠到家里给人家玩,总是被他拒绝。他甚至于主张未来的科学要发展人造肉,绝对禁止杀生。我们在这一点上完全同意。

  从前晓庄小学特别注重生物学,这是大家知道的,但是有几步路是走错了。我这里举一个例子和大家谈谈,以免再蹈覆辙。一次,小学生捉了一串一串挂珠似的虾蟆子,我想,总有几千粒。老师们教学生养在一个六尺长,三尺宽,一尺深的铁池里(这白铁池是我定做来煮铺板灭臭虫的,大规模的肃清臭虫还以这法子为最有效。臭虫、蚊子、苍蝇在没有停止侵略以前,不能以我们的养生主义做护身符)。过不了几天,池中便是一片漆黑,是虾蟆子都变成蝌蚪,人山人海在池里乱冲着。大家看了都以为好玩。我独觉到那些蝌蚪是在尝着中国的滋味,他们是有人满之患,找不着出路。但是我那时科学兴趣没有现在浓厚,又忙得很,不能及时为这些小虫找条生路。果然,他们是大难临头。一天,我看到池里是空空如也,问老师们蝌蚪都到哪里去了?他们告诉我是自己死了,死得精光,一个活的也没有,所以摔掉了。作孽罢!我现在回想到这回事,他在我脑筋中的印象是留得太深刻了。假使中国教育已经普及,而所普及的是我们当时的那种教育,怕不要多年,虾蟆是要绝种了。这件事从此便成了我考虑儿童生物学的出发点。假使我是一位小学教师,带着小朋友在大自然里观察,看见塘里有一串虾蟆子,我一定教小朋友留心观察。宇宙是我们的学校,这个池塘里便是我们的虾蟆池。我们要看虾蟆子变蝌蚪,蝌蚪变虾蟆,虾蟆又生子,就时常到那里来观察好了。从远的池塘移到近的池塘来未为不可,但是要如抱着我们自己初生的孩子一样小心,决不能把整串的虾蟆子捉到课堂里来养。如果要在课堂里或试验室里养几粒,那必定是以养几粒为限。这几粒的长条件,必定为他们准备齐全,可以使他们由子长到蝌蚪,由蝌蚪长到虾蟆,一代一代的传下去。我们有什么权利可以牺牲虾蟆的生命来给我们玩把戏?你们觉得这些意见如何?

    祝你们康健!

    陶知行

    一九三二年四月十一日

  评论这张
 
阅读(22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