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建君工作室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陶行知教育名篇——评陈著之《家庭教育》  

2011-03-26 22:39:37|  分类: 【集】行知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行知教育名篇

——评陈著之《家庭教育》①

    ——愿与天下父母共读之

    此书为东南大学教育科丛书之一,系近今中国出版教育专书中最有价值之著作。全书分十二章,立家庭教育原则一百零一条。前两章述儿童心理及普通教导法,为提纲挈领之讨论;后十章都是拿具体的事实来解释各项建议之涵义。在这书里,小孩子从醒到睡,从笑到哭,从吃到撒,从健康到生病,从待人到接物的种种问题,都得了很充分的讨论。这些讨论对于负家庭教育责任的,都有很具体的指导。

    书中取材的来源不一,但有一个中心:这中心就是陈先生的儿子,一鸣。著者在《自序》中曾声明各项材料之来源,但未指明一鸣就是这本书之中心人物。倘使我们把这本书从头到尾读它一遍,就觉得这是无可怀疑的。一百多条举例当中,在一鸣那儿来的,就占了七十三条之多。其余的事实只可算为陪客。陈先生得了这个实验的中心,于是可以把别人的学说在一鸣身上印证,自己的学说在一鸣身上归纳。据他自己所说,我们晓得《佛戴之教育》(The Education of Karl Witte)一书对于他研究家庭教育这个问题是很有影响的。佛戴小时通五国方言,九岁进大学,十四岁得哲学博士,十六岁得法律博士并任柏林大学教授;都是他的父亲大佛戴的教育理想之实现。一鸣就是陈先生的佛戴。《家庭教育》一书就当作《一鸣之教育》看,也是可以的。

    郑宗海氏的《序文》上说:“我阅过之后,但觉珠玑满幅,美不胜收,有数处神乎其技,已臻乎艺术的范域。”这种称赞并不过分。我现在要举一两个例来证明陈先生的艺术化的家庭教育。当他讨论游戏式的教育法时,他举了下面一个例:

    今天(13年4月18日)下午我手里拿着一只照相机,叫我的妻子把我们的女儿秀雅放在摇椅里,预备要替她拍照的时候,一鸣就捷足先登,爬到椅子里去,也要我替他拍照。我再三劝告他.他总不肯。后来我笑嘻嘻地对他说:  “一鸣!你听着!我叫一,二,三;我叫‘三’的时候,你就爬出来,爬得愈快愈好。”他看见我同他玩,也很高兴地答应我。歇了,一歇,我就一,二,三地叫起来,说到“二”的时候,他一只足踏在椅子的坐板上,两只手挨在椅子边上,目光闪闪的朝我看着,等到我说到“三”的时候,他就一跃而出.以显出他敏捷的样子。

    (《家庭教育》,三五面)

    一鸣三岁大的时候,陈先生要一鸣把东西玩好以后,整理好放在原处,一鸣不依,他就想了下面说的一个法子: 后来我对他说:  “我帮助你一同再。”我就“海荷”“海荷”地叫着,替他整理起来,他看见我已经替他整理好,也“海荷”“海荷”地叫着,把书籍搬到他的书架上去了。

    (《家庭教育》,七六面)

    他讨论小孩子为什么怕,为什么哭的时候举了两个例,也可以显出他神乎其技的教育法:我同一鸣(一岁零十个月)在草地上游玩的时候,他看见一只大蟾蜍就举起手来向着后退,并且喊叫说:“咬!咬!”我走过去,在地上拾了一根棒头轻轻地去刺着那只蟾蜍说:“蟾蜍你好吗?”后来他拿了我的棒头也去刺刺看,但是一触就缩回,仍显出怕的样子,但比当初好得多了。

    (《家庭教育》,九五面)

    有一天,我带一鸣(一岁零三个月)到东大附小去看小学生做戏,做戏的小学生们共有三百多人,戏做得很好,观戏的人大家都鼓掌。在这个当儿,小孩子应当发生惧怕。但我一抱一鸣进门,就笑嘻嘻的对他说:“你看这里许多小孩子。”后来看见小孩子要鼓    掌的时候,我就对他说:“我们也来拍掌。”他一听见小孩子拍掌,也就欢欢喜喜地鼓起掌来。

    (《家庭教育》,九五面)

    父母不会教养,小孩子不晓得要冤枉哭多少回。在这种家庭里面,小孩子早上醒了要哭,吃奶要哭,穿衣服要哭,换尿布要哭,洗脸要哭,拭鼻涕要哭,看见生人要哭,喊人抱要哭,讨糖吃要哭,跌了要哭,睡时脱衣服要哭。一天平均总得要哭十几回。估计起来全中国六岁以下的小孩子每年流的眼泪该有两万万斤。如果做父母的肯像陈先生这样细心教导儿童或是采用陈先生的教导方法,我敢说小孩子的眼泪是可以省掉一万万八千万斤咧。

    陈先生写这本书有一个一贯的主张。这个主张就是做父母的对于子女的教育应有一致的措施。中国家庭教育素主刚柔并济。父亲往往失之过严;母亲往往失之过宽。父母所用的方法是不一致的。虽然有时相成,但流弊未免太大。因为父母所施方法之宽严不同,子女竟至无所适从,不能了解事理之当然。并且方法过严则易失子女之爱心;过宽则易失子女之敬意。这都是父母主张不一致的弊病。陈先生此书所述各种教育方法,或宽或严,都以事体的性质为根据,不以施教育的人为转移。他和他的夫人对于一鸣的教育就是往这条路去走的。我们看他教一鸣觉得他是个母亲化的父亲,姊姊化的父亲,但他从没有失掉父亲的本色。

    这本书出来以后,小孩子可以多发些笑声,父母也可以少受些烦恼了。这本书是儿童幸福的泉源,也是父母幸福的泉源。著者既以科学的头脑,母亲的心肠做成此书,我愿读此书者亦务须用科学的头脑和母亲的心肠去领会此书之意义。我深信此书能解决父母许多疑难问题,就说他是中国做父母的必读之书也不为过。这本书虽有许多贡献,但还是初步试验的成绩。有志儿童幸福者倘能拿此书来做个基础,再谋进一步的贡献,那就更是我们所希望的了。

    (原载1925年12月11日《新教育评论》第1卷第2期)

                                                                                    

            ①《家庭教育》:陈鹤琴著,192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243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