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建君工作室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日志

 
 

陶行知教育名篇——教学做合一下之教科书(上)  

2011-03-21 23:10:33|  分类: 【集】行知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陶行知教育名篇

——教学做合一下之教科书(上)

  教学做合一是生活教育之方法之理论。这理论同时叙述生活教育之现象与过程。所以要想讨论这个理论对于教科书之要求,必须说明什么是生活教育,什么是教学做合一。

    什么是生活教育生活教育是以生活为中心之教育。它不是要求教育与生活联络。一提到联络,便含有彼此相处的意思。倘使我们主张教育与生活联络,便不啻承认教育与生活是两个个体,好像一个是张三,一个是李四,平日不相识,现在要互递名片结为朋友。联络的本意原想使教育与生活发生更密切的关系,不知道一把它们看做两个个体,便使它们格外疏远了。生活与教育是一个东西,不是两个东西。在生活教育的观点看来,它们是一个现象的两个名称,好比一个人的小名与学名。先生用学名喊他,妈妈用小名喊他,毕竟他是他,不是她。生活即教育,是生活便是教育;不是生活便不是教育。分开来说,过什么生活便是受什么教育:过康健的生活便是受康健的教育;过科学的生活便是受科学的教育;过劳动的生活便是受劳动的教育;过艺术的生活便是受艺术的教育;过社会革命的生活便是受社会革命的教育。以此类推,我们可以说:好生活是好教育;坏生活是坏教育;高尚的生活是高尚的教育;下流的生活是下流的教育;合理的生活是合理的教育;不合理的生活是不合理的教育;有目的的生活是有目的的教育;无目的的生活是无目的的教育。反过来说,平日过的是少爷小姐的生活,便念尽了汗牛充栋的劳动书,也不算是劳动教育;平日过的是奴隶牛马的生活,便把《民权初步》念得透熟,熟得倒过来背,也算不了民权教育。没有生活做中心的教育是死教育,没有生活做中心的学校是死学校,没有生活做中心的书本是死书本。在死教育、死学校、死书本里鬼混的人是死人——先生是先死,学生是学死!先死与学死所造成的国是死国,所造成的世界是死世界。

    什么是教学做合一教学做合一是生活现象之说明,即是教育现象之说明。在生活里,对事说是做,对己之长进说是学,对人之影响说是教。教学做只是一种生活之三方面,而不是三个各不相谋的过程。同时,教学做合一是生活法,也就是教育法。它的涵义是:教的方法根据学的方法;学的方法根据做的方法。事怎样做便怎样学,怎样学便怎样教。教与学都以做为中心。在做上教的是先生,在做上学的是学生。在这个定义下,先生与学生失去了通常的严格的区别,在做上相教相学倒成了人生普遍的现象。做既成了教学之中心,便有特殊说明之必要。我们怕人用“做”当招牌而安于盲行盲动,所以下了一个定义:“做”是在劳力上劳心。因此,“做”含有下列三种特征。

    (一)行动;

    (二)思想;

    (三)新价值之产生。

    一面行,一面想,必然产生新价值。鲁滨孙在失望之岛上缺少一个放水的小缸。一天烧饭,他看见一块泥土被火烧得像石头样的硬。他想,一块碎土既有如此变化,那么用这土造成一个东西,或者也能如此变化。他要试试看。他动手用这土造成三个小缸的样子,架起火来把它们烧得通红,渐渐地冷下去,便成了三只坚固而不漏水的小缸。这里有行动,有思想,有新价值之产生——泥土变成水缸。这是做。这是教学做合一之做。

    做是发明,是创造,是实验,是建设,是生产,是破坏,是奋斗,是探寻出路。

    是活人必定做。活一天,做一天;活到老,做到老。如果我们承认小孩子也是活人,便须让他们做。小孩子的做是小发明,小创造,小实验,小建设,小生产,小破坏,小奋斗,探寻小出路。小孩子的做是小做,不是假做。“假做”不是生活教育所能允许的。

    我也不是主张狭义的“做”,抹煞一切文艺。迎春姊妹和宝玉在荇叶渚上了船,跟着贾母的船撑向花溆去玩。宝玉说:“这些破荷叶可恨!怎么还不叫人来拔去?……”黛玉说:“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只喜欢他这一句:‘留得残荷听雨声’。偏你们又不留着残荷了。”宝玉说:  “果然好句!以后咱们别叫拔去了!”这里也有行动,有思想,有新价值之产生——破荷叶变成天然的乐器!领悟得这一点,才不至于误会教学做合一之根本意义。

    既是这样,那么我们可以说:不做无学;不做无教;不能引导人做之教育,是假教育;不能引导人做之学校,是假学校;不能引导人做之书本,是假书本。在假教育、假学校、假书本里自骗骗人的人,是假人——先生是假先生,学生是假学生。假先生和假学生所造成的国是假国,所造成的世界是假世界。

    生活教育与教学做合一对于书之根本态度生活教育指示我们说:过什么生活用什么书。教学做合一指示我们说:做什么事用什么书。这两句话只是一句话的两样说法。我们对于书的根本态度是:书是一种工具,一种生活的工具,一种“做”的工具。工具是给人用的;书也是给人用的。我们对一本书的见面问,是:您有什么用处(当然是广义的用处)?为读书而读书,为讲书而讲书,为听书而听书,为看书而看书,再不应该夺取我们宝贵的光阴。用书必有目的。遇到一本书我们必须问:您能帮助我把这件事做得好些吗?您能帮助我过一过更丰富的生活吗?我们用书,有时要读,有时要讲,有时要听,有时要看;但是读、讲、听、看都有一贯的目的,这目的便是它们对于“用”的贡献。在《诗的学校》里有一首诗描写我们对于书的总态度:

    用书如用刀,

    不快便须磨。

    呆磨不切菜,

    何以见婆婆?

    中国教科书之总批评我们试把光绪年间出版的教科书和现在出版的教科书比较一下,可以看出一个惊人的事实,这事实便是三十年来,中国的教科书在枝节上虽有好些进步,但是在根本上是一点儿变化也没有。三十年前中国的教科书是以文字做中心,到现在,中国的教科书还是以文字做中心。进步的地方:从前是一个一个字的认,现在是一句一句的认;从前是用文言文,现在是小学用白话文,中学参用白话文与文言文;从前所写的文字是依着忠君、尊孔、尚公、尚武、尚实的宗旨,现在所写的文字是依着三民主义的宗旨。但是教科书的根本意义毫未改变,现在和从前一样,教科书是认字的书,读文的书罢了。从农业文明渡到工业文明最重要的知识技能,无过于自然科学。没有真正可以驾驭自然势力和科学,则农业文明必然破产,工业文明建不起来,那是多么危险的事啊!但是把通行的小学常识与初中自然教科书拿来审查一番,您立刻发现它们只是科学的识字书,只是科学的论文书。这些书使您觉得读到胡子白也不能叫您得着丝毫驾驭自然的力量。这些教科书不教您在利用自然上认识自然。它们不教您试验,不教您创造。它们只能把您造成一个自然科学的书呆子。国民党以党义治国;党义,从国民党的观点来看,又是何等重大的一门功课呀!固然,党军既到南京之后,没有一家书店不赶着编辑党义教科书。党政府看了这些教科书也以为教育从此可以党化,小孩子个个都可以成为“三民主义”的信徒了。但是把这些书仔细看一看,不由您又要惊讶了,您立刻发现它们只是党义识字书,只是党义论文书。它们教您识民权的字,不教您拿民权;教您读民主的书,不教您干民主的事。在这些书里您又可以看出编辑人引您开倒车,开到义和团时代以前。他们不教小朋友在家里、校里、村里、市里去干一点小建设、小生产以立建国之基础,却教小孩子去治国平天下,这不是像从前蒙童馆里的冬烘先生拿《大学》、《中庸》把小朋友当小鸭子硬填吗?照这样干法,我可以断定,小孩子决不会成为三民主义有力量的信徒,至多,他们可以成为三民主义的书呆子。

    中国的教科书虽然以文字做中心,但是所用的文字不是第一流的文字。山德孙先生在昂多学校里就不用教科书。他批评英国的教科书为最坏的书。中国初中以下的教科书不比英国的好。我读了中国出版的教科书之后,我的感想和山德孙先生差不多。我不能恭维中国初中以下的教科书是小孩子值得读的书。在我的《中国自然科学教科书之解剖》一篇论文中,我将毫不避讳地罗列各家教科书之病菌,放在显微镜下,请大家自己去看。我现在只想举一个普通的例子来做个证明。诸位读了下面三节教科书作何感想?

    甲家书馆    乙家书馆    丙家书馆

    大狗叫,    小小猫,    小小猫,

    小狗跳。    快快跑。    小小猫。

    叫一叫,    小小猫,    快快跑,

    跳两跳。    快快跑。    快快跑。

    若不是因为每个小学生必得有一本教科书,每本教科书必得有书馆编好由教育部审定,谁愿意买这种有字有音而没有意义的东西呀?请诸位再看刘姥姥赴贾母宴会在席上低着头引得大家哄堂大笑的几句:

    老刘,老刘,

    食量大如牛,

    吃个老母猪,

    不抬头。

    这样现成的好文学在以文字为中心的教科书中竞找不着一个地位,而“大狗叫,小狗跳”的无意义的文字,居然几百万部的推销出去。所以中国教科书虽以文字为中心,却没有把最好的文字收进去。这是编书人之过,不是文字中心之过。

    中国的教科书,不但用不好的文字做中心,并且用零碎的文字做中心,每课教几个字,传授一点零碎的知识。学生读了一课,便以为完了,再也没有进一步追求之引导。我们读《水浒》、《红楼梦》、《鲁滨孙漂流记》一类小说的时候,

读了第一节便想读第二节,甚至于从早晨读到夜晚,从夜晚读到天亮,要把它一口气读完了才觉得痛快。中国的教科书是以零碎的文字做中心,没有这种力量。有人说,中国文人是蛀书虫。可是教科书连培养蛀书虫的力量也没有。蛀书虫为什么蛀书?因为书中有好吃的东西,使它吃了又要吃。吃教科书如同吃蜡,吃了一回,再不想吃第二回,连蛀书虫也养不成!可是,这也是编书人不会运用文字之过,不是文字中心之过。

    文字中心之过在以文字当教育,以为文字之外别无教育。以文字做中心之教科书,实便子先生讲解,学生静听。于是讲书、听书、读书便等于正式教育而占领了几乎全部之时间。它使人坐而言,不使人起而行。教育好比是蔬菜,文字好比是纤维,生活好比是各种维他命(Vitamin)。以文字为中心而忽略生活的教科书,好比是有纤维而无维他命之菜蔬,吃了不能滋养体力。中国的教科书,是没有维他命的书。它是上海上等白米,吃了叫人害脚气病,寸步难行。它是中国小孩子的手铐,害得他们双手无能。它是死的、假的、静止的;它没有生命的力量。它是创造、建设、生产的最大的障碍物。它叫中国站在那儿望着农业文明破产而跳不到工业文明的对岸去。请看中国火车行了几十年而第一个火车头今年才造起来,这是中国科学八股无能之铁证!而这位制造中国第一个火车头之工程师,十分之九没有吃过上海白米式的科学教科书。或者也吃过。后来又吃了些糠秕,才把脚气病医好,造了这部特别难产的火车头。以文字做中心的教科书,在二十世纪里是产生不出力量,最多,如果用好的文字好好地编,也不过能够产生一些小小书呆子,小小蛀书虫。

    假使再来一个秦始皇,把一切的教科书烧掉,世界上会失去什么?

    大书呆子没有书教,小书呆子没有书读,书呆头儿出个条子:“本校找不到教科书,暂时停课。”

    于是,有的出去飘洋游历,也许会成达尔文;有的在火车上去卖报做化学实验,也许会成爱迪生;有的带着小朋友们上山游玩,也许会成柯斯忒;有的回去放牛、砍柴、捞鱼、种田、缫丝,多赚几口饭儿吃。少几个吃饭不做事的书呆子,多几个生产者、建设者、创造者、发明者,大概是这位秦始皇第二的贡献吧。
  评论这张
 
阅读(26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